南魚(宮和 南)

一個腦洞大開便無法阻止的人
然而卻是個懶癌末期患者

© 南魚(宮和 南)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鬼不】CrossRoad 07(ABO)

在闪光灯照射下,鬼道离开了记者会现场。当他走出会场时,发现了那名白发好友,开心地走过去。


「豪炎寺,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?」

「想说你完成了一个大事业,所以想恭喜你。」

「先让我把这身西装换掉吧!」

「说的也是,我在这里等你回来。」


等到鬼道换下一身西装后,豪炎寺带他到一家日式料理店。因为豪炎寺和这里的店长交情非常好,所以对方临时弄出了一个小包厢让他们可以不介意其他客人的视线。


豪炎寺帮自己和鬼道倒了一杯啤酒,接着「硄」的一声干杯。虽然两人在之前的同学会已经见过面,但能像今天在私底下聊天的机会却是少之又少。因此两人一坐下便开始聊天,甚至...

已經順利脫出修羅場了!

明天會更新~


然後暑假的更新量是基本一周兩更,

可能會突然出現短篇更新


如果有什麼想看的短篇題材或是閃11CP(限我吃的CP)

可以留言給我看看

今天忙學校的事情,
所以停止更新一次

這個月跟下個月初因為戲劇比賽擔任做道具還有一些小考,

然後比賽結束後有個需要準備的報告,

做完報告後就是期末考


如果可以我會努力更新,

沒辦法更新就耐著性子等等吧QQ


這些事情忙完之後就可以好好的迎接暑假了(吐血

我一直很想問大家,
比較喜歡我把打好的東西上傳上來,
還是想先看我打一半的東西?

怕有人比較想看完整的東西,
所以特別想問一下

如果喜歡我把完整的東西丟上來,
我以後會採用這個模式上傳了

【鬼不】Cross Road 06(ABO)

还未睁开眼,就听到窗外的小鸟们吱吱喳喳地叫着。睁开了沉重的眼皮,不动觉得头晕的不像话,却无法记得自己昨天后来到底做了甚麽事情,唯一可以知道的是自己昨天肯定喝的醉烂如泥。


坐起身子,环顾了一下四周,突然发觉这并不是不动熟悉的环境。慢慢地转动自己的脑子,才想到自己昨天跑到风丸家来串门子。然后风丸这好心肠的傢伙肯定是把自己收留下来,甚至挪出一个空房间努力的把醉烂的自己拖到床上。


透过不动自己的缜密思考后,莫名的罪恶感开始油然而生,真不知道这些亏欠的人情到底要还多少年才足够。


不动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客房走到客厅,发觉厨房传来非常浓厚...

【鬼不】Cross Road 05(ABO)

某天晚上,不动在回家的路上突然间被抓到一台车子上。正想破口大骂之际,发现鬼道的父亲坐在前座,不动努力克制想骂人的心情。


「你是不动同学吧?抱歉,吓到你了。」

「没、没事……」

「我想和你好好谈一下有关有人的事情。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?」

「还没。」

「太好了。我带你到一家我推荐的餐厅,我们在那边好好聊天吧!」

「那请不要请客了,我们各付各的。」

「没关係,帐单就算在我头上好了。」


听到这句话,不动觉得接下来肯定没好事情发生。碍于他无法直接反抗鬼道的父亲,只能察言观色趁机熘掉了。


当车子抵达目的地时,不动发现门口两侧都是护卫,不禁捏...

【鬼不】讨厌却爱着你的一切(520日贺文)

 

『鬼道有人!你他妈的到底甚麽时候下班!』

当鬼道接起电话时,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。


「……抱歉……」

『抱歉你个鬼啊!上次的约会爽约时也这样说!你以为老子有那麽好说话吗?!老子这辈子最恨你这种人了!』

「我现在真的没办法下班……电脑突然间坏掉,我打一半的资料全都没了。我回家再听你抱怨好不好?」


电话那端无情地挂掉,鬼道大概可以从电话裡猜出不动现在极其的不开心,但原因都是出在自己身上。


最近几个月,鬼道忙着FF预赛有关的选手资料,以及各种战略资料,因太过于热忠导致每天都是晚上十点多才回家。对于不动来说,将近一个月看到鬼道不到48...

【鬼不】Cross Road 04(ABO)

不动起身去厨房弄了些简单的早餐,虽然发情期带来的不适已经退去,但以防万一仍需要向公司请假。熟练的拿起手机打给公司的前辈,等待对方接电话的时间永远是最漫长的。


『喂?』

「上田前辈,我发情期刚来所以要在家休息。」

『啊?你在说笑吧?你这边可是有个烂摊子等你处理耶!』

「那个案件等我回来弄也不迟。」

『所以你要请几天?』

「明天就回来了。」

『不行,至少后天再回来。你以为发情期跟发烧一样休息一天就消失啊!』

「是是是,我乖乖地后天再回来。」

『你明天如果出现我包准打断你的腿送你回家。』


听到这句话的瞬间,不动立刻挂断电话,这段话根本和恐吓没什麽差...

【鬼不】Cross Road 03(ABO)

「你他妈的给我滚出去!」不动用尽生命得怒吼。


这声斥喝令鬼道忍不住倒退了两步,急忙的落下抑制剂及其他东西退出玄关。


看到对方默默退出家门,不动立刻抓起抑制剂,打开瓶盖,倒出一些药丸吞下去。坐在地上数十分钟后,不动感觉到身上的燥热感渐渐退去,虽然仍有些退烧,至少比前几分钟的状况还要好许多。

觉得身体好许多的不动走到玄关打开门。


「所以你这傢伙有何事?随便登门拜访OMEGA的家,更何况是发情期的OMEGA。鬼道集团的继承人多想被媒体挖到绯闻?」

「一个OMEGA没有抑制剂是想被其他ALPHA盯上吗?」


不动听到这句反驳的话...

1 / 3